日本、韩国、亚洲、欧美三级片、电影、视频、小说、图片网站,域名:
广告合作邮箱: LSJ2022@outlook.com

黑店

我入学后的一年,随学校的部份学院迁到了新的校址,一个在外环以外的偏远地方,只有三趟公交车保持着同市区的联系,甚是可怜。周围只有几个小村庄还有一个新建的小区,小区主要是安置为建校而拆迁的村民。当然了,很快地,那片小区就发展成了「日租房产业区」。好在学校迁来不久,几个校门旁边都出现了一些移动房搭建起来的临时商店、饭馆,省得我们买点水果都要坐上几十分钟的车到市里

为了享受不受干扰的二人世界,大二刚开学时,我同女友都提早十天回到学校。不过,我们学校的管理很严格,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,都不允许进入对方的宿舍,所以呢,只好租了个房住。那几天,我们除了日常的吃饭、上厕所,基本就是玩闹和做爱了。由于回学校的人少,小区内也比较空旷,女友的叫床声都听得格外刺激。

事情发生在一个傍晚,吃完饭的我们百无聊赖,女友便提议去周边的商店逛逛,看看有什么东西要买的。本来吃过饭的我是很懒的,但挨不住女友的纠缠,只好陪着她,不过,作为条件,我要求由我给她挑衣服。内衣裤呢,给她选了一套蓝色的,蝴蝶结的那种,下身是一条超短的牛仔裙,上衣是一件米黄色的吊带背心。如果换作平时,她只会在家里穿这样的衣服来诱惑我--因为我对超短裙的抵抗能力相当弱;但是现在正值夏末秋初,天气热,没开学人也少,所以女友也就答应了我。

下了楼,女友就有些后悔了。她娇美的脸蛋、修长的美腿和高耸的美胸,就像黑暗里的萤火虫一样,到处吸引着男人的目光。小区中央的亭子里有几个正在纳凉侃大山的老头看见我和女友下楼,就几双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我们看,其中有一个老头还冲我们打了声招呼,是我们的房东,我也就傲慢的随口回了一声,女友却没有搭理他。她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,而我则瞥了一眼那几个流着口水的老头,骄傲地搂着被他们视奸的女友向外面走去。

沿着小区周围溜跶了一圈,一边吃着女友的豆腐,一边聊着天,有些许微风轻拂在脸上,感觉还不错,就是蚊虫多了一些。路上,我接到了一个同学来的电话,问我开学课程设计的事情--总是有那么些好吃懒做的家伙,事情一个都不干,全让别人代劳,也不知道这些家伙毕业了靠什么混饭吃。我随口跟他胡诌了几句就挂了,放着漂亮的女友不吃,跟一个大老爷们费什么劲?

到底是郊区,公共设施不是那么齐全,路灯也有不少坏了,留下了一片片安全隐患。我们绕了一圈,然后向学校一个旁门附近的「商业区」走去。这中间还有一座停工的大楼,因为资金短缺只建到了一半。

这倒是一个很不错的「作案」场所呀!学校时常流传着什么一对情侣来此幽会,结果男的被杀、女的被民工轮奸的消息,搞得学校有一次不得不出来辟谣,而且还花钱让路政在楼前装上几盏硕亮的LED路灯,这下再没人进去过了……不过,我倒是希望什么时候带女友进来爽一把,如果有「观众」就更棒了!呃,被掐了。

走到商业区时,一小片连着的移动房,居然只有三家开了灯。走近一看,一个水果摊正在往里头收东西,呵呵,还挺勤劳的嘛,明明没有什么人了,还摆出来。一个四十多岁的摊主蹲在地上正准备搬东西,?头看了我们一眼就呆住了,眼睛也是盯着女友的超短裙往里直瞅,大有流口水的趋势。

我估计以他的角度应该可以看到女友的蓝色小内裤,心里暗想,便宜你这个又黑又瘦的老家伙了。不过,出乎我的意料,他眼睛随即向上瞄了一眼,然后居然笑着跟我女友打了声招呼,女友也很有礼貌的答应了。

原来女友常出来买水果,这个老板的水果质量比较好,而且秤也公道,所以女友一来二去也就认识了。

「老板娘还没来吗?」女友问。

「是啊,她在老家卖呢!过几天再过来。」姓唐的摊主看到女友很是笑容可掬(她老婆在家卖什么呢?嘻嘻……),不过他却始终蹲在地上没起来。

哼哼,遇到我算你好运。我问他:「你要把这箱子搬进去吗?」

「噢,噢,对,很沉啊!」

「我们来帮帮你吧!」女友虽然是说「我们」,但是眼睛却看着我--这丫头。

迫于面子,我只好弯下腰来帮这个偷窥我女友的摊主,又便宜他了。我们搬箱子,女友也帮忙把外面的椅子收了进去。

屋子里头只有一个白炽灯,显得挺昏黄的。让我没有想到的是,屋子里除了床和桌子,地上已经摆满了水果了,虽然量不多,但是品种还是挺全的。

「哇塞,这么多水果呀!」女友也是挺惊讶的。

「嘿嘿,反正来得早,多进点儿。你们想要什么随便挑。」

女友就拿了张小板凳坐下来,这个挑挑、那个看看,回头问问我想吃什么,我看了看,随便挑了几个苹果,其它就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了。但是女友就不一样了,嘴里头嘟囔着什么水果沙拉,问这个问那个;摊主也接了碴,说哪个哪个好。不过,他也发现了蹲下来的女友走光了,于是,也跟着蹲了下来,这样可以更近距离地观赏到女友的裙内风光。

原本由于路上人少,正苦于无法暴露女友给人看的我,一看这情况就知道机会来了。看到摊主那直勾勾的眼睛,我想,如果我不在,不晓得这个家伙会做出什么事情来。于是我立即掏出手机,装作同学又打电话过来,走出了屋外。

我在屋外一边假装接电话,一边偷偷往里头瞄。摊主看了看走出去的我,又看了看低头挑东西的女友,似乎心里一阵暗笑。我故意徘徊着往旁边走出他们的视野,给这个摊主一些时间,同时还大声说话,给他们以我渐渐走远的感觉。

走远了一些距离,我再悄悄地从移动房后面回到水果摊和另一家店之间,在被报纸糊满的玻璃窗上找到一个小缝,瞧瞧窥视里面的情况。女友正面对着我,可以清晰地看到她裙子里头,当然不用说近距离欣赏的摊主了。

此时的摊主已经在一边跨出水果的箱子,嘴里依旧说着葡萄的产量什么的,然后拿了张高一些的椅子坐到女友身边。他往门口瞅了几眼,确定我没在门口以后,把他的手搭在了女友的肩膀上!

女友立即往门口看出,然后小声地说:「你想死啊?我男朋友在这儿呢!」她没想到正是我给他的这个胆子呢!哈哈,心想这个大叔马上要欺负女友了,心里一阵激动。

「摸一下又不会怀孕。」摊主也看了一眼门口,淫笑着说,还把手放到了女友的大腿上!

女友却很紧张,看着门口,掐了一下摊主的手:「快放开!他等下过来,非打死你!」这个倒是说得很对,如果被我无意碰上,我绝对不会饶了他。

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更加过份,手开始在大腿上抚摸起来,而且越来越向里头滑过去,嘴里说着:「没事,我挡着呢!」

的确,他现在的身体正好挡在了女友和门之间。虽然这个摊主很瘦,但是挺高的,能挡住女友的一大部份。

女友继续扭捏着,但也生怕弄出大动静来:「你这个混蛋,每次来这你都乱摸!」靠,原来女友经常被这个混蛋揩油啊!这样她还来?

「嘿嘿,这可不能怨我,既然你想便宜一些,我总得有点好处吧?」

女友居然靠这个买便宜货!我晕…… 

「再说,上次你说让我亲一个,到现在我都还没有亲到呢!你说怎么办?」摊主淫笑着问女友,手都已经伸到裙子里头了。

女友一边紧张的望着屋外面,一边拉着摊主的手:「你疯啦?难道想现在亲吗?等没人的时候再给你啦!再说,上次不是让你摸胸部代替了吗?」

「那时我老婆在,不算。」说着,摊主就厚颜无耻的搂紧了女友,把嘴凑过去,女友连忙把脸转开,一边手忙脚乱的推开他。两人就这样僵持了一小会,摊主看强攻不成,也怕我突然出现,于是停了下来,还把手从女友的腿上拿开。女友一见他停下来,以为我在门口出现,吓得赶紧转头过来。

两人一时都一动不动,整个氛围立即安静下来。摊主还将手指头伸到口前,做嘘声的样子。我也一时以为是有人走近呢!但是仔细一听,除了蛙鸣声和蝉叫声,什么也没有。

这时,摊主说:「他走远了,让我吻一个,你可以马上出去。」女友似乎放下心理,看了看这个又黑又瘦的摊主,很犹豫。但是不等女友作决定,摊主一把搂住女友便吻了起来,同时手直接伸入女友的裙内,直捣小穴!女友猝不及防,等反应过来,摊主的手已经拨开她的小内裤,手指头都插入到小穴里头了。女友犹如被电击一般抖了一下,身子便软了下来,无力再推开他,任由他的舌头钻入自己的口中,大肆地搅动起来。

而在屋外的我,也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男人肮脏的手指头剥开女友的内裤,径直插入了女友娇小的蜜穴之中,而且还抠了起来!我的鸡鸡顿时就暴涨,顶得裤子都快破了。

我掏出手机,看看他到底敢吻多久。结果,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,两人非但没有分开,而且摊主的手指又多伸入一根,接着再插了一根进去!女友那可爱的小穴现在插入了这个男人三根手指头,淫水已经将摊主整个手都打湿了,她的双腿也开始不停颤抖,呼吸越来越急促。而一起一伏的胸脯上,摊主的另一只魔爪正在上面肆虐,用力地搓揉着女友的美胸,手指头还隔着薄薄的衣服夹捏女友翘起来的乳头。

三分钟过去了,女友竟然在门口大开、我随时可能出现的情况下,被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吻着,摸了三分钟!

女友终于抵挡不住,似乎用尽全力推开了摊主,「够了吧?他要回来了。」女友一边喘着气,一边说。虽然两人的嘴巴不黏在一起了,但是摊主的手并没有离开女友身上,他一手用力一揉、另一手一抠,女友立即眉头紧皱,发出一声销魂的呻吟:「嗯…… 」

我想我也应该回去了。正准备离开时,却发现摊主先站了起来,一步窜到门口,向我走过去的方向望去。我下意识的往下一蹲,这不是说怕他,而是如果被他知道,那这事就没法收场,我很可能永远失去女友了。

但是他好像看到什么,又立即转头回去,「你看,他已经走很远了。」摊主拉女友到门口,指着大概五百米开外的一个地方对着女友说。我往那边探了一下头,果然那里有一个人正讲电话,身影还跟我有些相似。真是上天保佑啊!

这时不等我和女友反应,摊主便将门关上了,「不要……」女友话音未落,嘴巴再次被堵上。

我返回窗边继续窥视。只见摊主将女友顶在门上,吻住了女友,双手翻起女友的裙子,正将女友的内裤脱掉。

「还不要?都他妈那么湿了,还嘴硬。」的确,我一看被脱掉的内裤上,已经湿了一大片。摊主也一边说,一边脱下自己的大裤衩……很快,两人的下半身就赤裸相见了。

「他马上就回来啦!不行的……」女友仍然试图推开他。摊主一把将女友的一条腿扛到腰上,让女友无法单独站立,然后将他几乎发紫的龟头顶到小穴上,「哈哈,他要是回来,就让他在门外听你叫床好了!」说着他用力一顶,将鸡巴整个插入了女友的小穴里!这个摊主真是精虫上脑了,居然敢在这种情况下干我的女友!

「啊……」女友长吟一声。女友的身体是很敏感的,由于刚才被他弄了几分钟,身体已经被弄热了起来,这一插入,立即让她爽得快翻了眼。

「爽!真他妈爽,太紧了!」摊主边赞叹着,边开始抽动起来。

「不要……啊……求你……」女友最后哀求着。

「不要?你个骚屄,老子干死你!每次都他妈穿短裙出来给老子看,有几次还他妈不穿内裤。啊,你说你是不是欠干?」

哇靠!女友原来还不穿内裤出来买东西,那岂不是早就都被他们看光了?!

「啊……嗯嗯……才没有呢……」女友脸涨得更红,说得很没有底气。

「老子都拍了好几张照片了,还装,等下给你好看!」说着,他干得更加用力了。一进一出的鸡巴被淫水抹得闪闪发亮,这时淫水也已经沿着女友的大腿流到了地上。女友的娇吟声、摊主的喘气声、鸡巴抽插时的淫水声,配合着恰如其份的昏黄灯光,将充满屋子的淫秽气息推向了顶峰。

已经被干入状态的女友,双手绕着摊主的脖子,不时地同他接吻,吃下他送过来的肮脏口水;她的腰部也不停扭动,将小穴送上前,让摊主乌黑的鸡巴深深的插入。摊主一手扛着女友的腿,另一手将女友的小背心推上去,大使抓奶龙爪手,将女友的美乳揉捏成各种形状。

面对此情此景,屋外的我也掏出鸡巴,用力地套弄起来。

「真他妈累!」干了几分钟,瘦弱的摊主明显不太适应站着干,他放下女友的腿,拉着女友往床上推去。

这两人似乎已经忘了我的存在,未等上到床上,女友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部被剥光了。摊主将躺倒床上的女友双腿扛到肩头,再度将龟头顶在小穴外面,却没有插进去,而是在微微张开的小穴口研磨了起来。

这下可要了女友的命了,她立即哀求起来:「干进来……快!好老公,求你了,快点嘛……」女友早已将羞耻丢在一边。

「哈哈,很不爽吧?我可不是你的老公,你老公还在外面呢!」

「不管他了,好哥哥,求你快点嘛!」

「他要进来呢?」

「就……就让他看着你干我。啊……」

女友话还没说完,摊主便腰一沉,就将他的鸡巴再次齐根没入,挤出的淫水都溅到水果上了。在这个角度,可以清晰的看到摊主乌黑的鸡巴分开女友薄薄的两片阴唇,一进一出逐渐消失在女友的体内。女友的美乳也随着他的一次次撞击而前后荡漾起来。

「哈哈!你这个骚屄,我干死你!」

「嗯嗯……噢……干……干死我吧……在我老公面前用力地干……干我……给他戴绿帽子…… 」

「他妈的,真你妈够贱!贱货,告诉我,这里还有谁干过你?」

「啊……嗯嗯……还有……还有张叔和……噢……和李伯伯……」

我操!在女友断断续续的讲述中,我才知道原来女友竟然已经让这里的两个老头给干上了。那个姓张的是这里开服饰店的,女友有一次去买衣服,结果价格太高,女友撒娇想让他降价,却被这个老家伙将计就计,说女友有多大胆,他就敢降多少。结果女友先是被吻,然后全身又让他摸了一个遍,上衣也被脱了,等女友想反悔时,姓张的已经将她的内裤撕破,鸡巴都挺到门口了。最后女友拿了衣服和一千元走人。

另一个死胖子李伯更是无耻。下雨天的晚上,女友好心帮他收摊子,结果衣服淋湿了,这个死胖子,死老头看女友的娇体起了色心,竟然将女友强奸了!而且直到第二天晚上才让她回去,干了整整一天!女友差点腿都合不拢。难怪有一段时间,女友都不上这里买东西呢!

听到女友讲了这两件事,摊主更加兴奋,抽插速度愈加快了起来。

「你这个婊子,我操……」摊主最后用力一顶,把鸡巴深深地插入女友的小穴,将全部精液都灌入了女友的子宫内。

「啊……好烫……噢……」女友爽得险些晕过去,阴道也紧紧吸着摊主的鸡巴,一股股阴精喷射到他的龟头上。

而屋外的我,也伴随着女友的呻吟声,将精液射到了墙上。三个人同时到达了高潮。

随着精液的射出,理智也回到了我的脑中(知道男人是由什么思考了吧?)我必须得跟女友解释为什么我中途离开,而没有回来接她。

我回到出租屋,赶紧打开电脑做课程设计的电路图,过了十来分钟,女友穿戴整齐的回来。她面带愠色的责问我,我指了指电脑,然后骂那个同学,说他这不懂那不懂,非要我回来教他。为了保险,我反问她怎么这么晚,她说摊主教她新的水果沙拉做法。

当晚,我将女友干了三次,也用同样的方法逼她说被谁谁谁干过。结果她每次都说的不一样,我不清楚到底是她自己编的,还是这些真的全部发生过。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